笺南

发现了你并扔出了精灵球🌟

关键词:全职/MHA/bsd/auto。
墙头多,产出随缘。
杂食,希望不会被移除关注💦

【敦芥】我养过一只兔子


  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曾经养过一只兔子。

    那是一只黑色绒球似的垂耳兔。连瞳仁都是墨水渲开的沉郁颜色,蔓延而开将一张白色宣纸浸了个透,留不下半点杂色,反而显得干净而纯粹。不过我想特别夸耀的是,它贴在颊侧的柔软耳朵的尖端,却是森森的白。比象牙更温润,较月色更温暖。

    我忍不住这样去称赞它,把世间动人词语罗列干净,以让你稍微感受到这是一只多么惹人怜爱的兔子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初次见它是在加入侦探社后不久。

    这么想都称不上是愉快的回忆。被名唤罗生门的恶兽撕裂身体,同伴倒下却无力相救。以及,仅仅是被那双冷戾眸子锁上便感到怯懦的自己。

   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过于沉重的感情尽数压在了泪腺上。

    现在想来真是丢人啊!

    就在这时,我发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我的脸颊。是一只毛茸茸的兔球儿。它伸出小小的粉色舌尖,舔了我一下。

   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描述这种心情。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很羡慕太宰先生口若灿莲的能力…可惜我没有。所以我只好盯着手中昂贵的Mont Blanc钢笔,虽然我很努力地将它好好收藏起来,但还是因为时间久远而不可避免的有几道划痕。

    我似乎扯远了。抱歉,抱歉。

    我的意思是,我第一眼便爱上了这只兔子。仅一眼,它便嵌进我的软肋,镶入我的灵魂,成为了我身体无法割舍的一部分。

    但下一秒这种心情便被惶恐取代。我知道不该养兔子,尤其是这样一只漂亮的黑兔子。
  
    于是我把它藏了起来,除了我,谁都无法发现他。——甚至有时我都会忘了它,但它依然在那里,从未消失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后来我和那人打交道多了。

    开始上来便是拳打脚踢,根本不需要打招呼的默契暴力,到后面我都习惯被凶恶黑兽贯穿身体了。虽然每次照旧会痛得要死要活,但总归有一种意料之中的安心感。也就是说,只要在被与谢野小姐发现之前愈合就没有关系。

    ……等等,不要因为这个就认为我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!!

    后来慢慢就没有再这样了,或许是因为不再有利益冲突,或者是因为他也开始认同我了?

    我一直不太擅长揣摩他的想法,这里还是一笔带过吧。而且,他要是知道我这样胡乱猜测,一定会有非常不妙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 不过他绝对不会看到这些文字,所以没有关系!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哦。

    于是我开始把我的兔子从房间里抱出,让它在周围没有人的时刻沐浴在早春的阳光之下。暖风吻过它的绒毛,而它蹭在我的怀里撒娇。可爱极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我对他说,我有东西想给他看。

    他皱着眉看我,其实我一直觉得他的眉毛很可爱,但他肯定会打我,所以我没讲过。然后他习惯性地拢指轻压下唇,尾音带了点令人心痒的喑哑,很干脆地要我过两天再说。

    我当时就很气,也不能算气啦,应该说委屈?毕竟我说那话时耳朵肯定红了,因为我自己都觉得它在发烫。

    他以微不可察的弧度牵出点笑意,转瞬即逝。我发誓我捕捉到的不是幻觉,因为我捉住了他藏在墨眸深处的柔和光芒。

    我也有东西想给你看。他告诉我,等我结束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好,我超级乖巧地回答,把我的兔子收在心窝窝里,期待着把这份礼物捧到他面前时的场景。

    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接下来的事,你应该都知道。

    …对不起。请允许我跳过这一段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那段时间我都过得浑浑噩噩。

    他不在了,兔子却依旧盘踞着我的心脏。它在里面横冲直撞,大肆破坏,毫无忌惮地宣示自己的主权。

    痛啊。痛死了。

    痛得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 后来是太宰先生看不下去了,他把我拖到了郊区的公墓,一脚将我踹了进去。

    中岛敦,他很少这样喊我的名字,眉间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神色,去吧,带上你的兔子。

    于是我点头,抱着我的兔子进去了。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兔子的,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。

    说来奇怪,我之前一直没有勇气到这个地方来,此时心情却平静得要命。

    然后你猜我看见了什么?

    ——在那座毫不起眼的墓碑前,有一只白色的兔子。

    它有着干净无暇的颜色,右颊侧有一簇不太起眼的绒毛稍长低垂。瞳仁是鸢尾衬着葵菊。此时它正伏在冰冷的大理石面上,抬眸安静地看着我。等待着。

    我看见我的兔子从我的心口跳出来。它在半空变得轻盈,阳光透过它的身形,簇拥着它靠近芥川的兔子。微风吻过它的绒毛,漂亮一如当初。

    它们紧紧靠在一起,在阳光的照耀下逐渐透明。

    我终于哭了起来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兔子。

    但我知道,它会永远地存在于这个世界,即使我化为灰烬,即使宇宙迎来终焉。它也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那么,我的故事结束了。

    虽然你可能不信,但我确实养过一只兔子。

    晚安。

—End—

评论(4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