笺南

发现了你并扔出了精灵球🌟

关键词:全职/MHA/bsd/auto。
墙头多,产出随缘。
杂食,希望不会被移除关注💦

【嘉瑞】隔壁的那家伙(上)

*现代AU,幼驯染
*预计分两个年龄段,三发完结


   九岁的嘉德罗斯曾经丢着小石子数过母亲一天之内念叨格瑞的次数,数到最后的结果是他一脚踢翻了那座小小的石子山。

   其实嘉德罗斯也不差,就是皮。小学连跳三级照旧做了班上的孩子王,平日里领着一群高矮不齐的萝卜头横行霸道,就差没堵着初中生收保护费。没事叼个棒棒糖往台阶上一坐,还要拿食指中指夹着,神色忧郁软唇紧抿,恨不得把东方求败四个鎏金大字啪叽一声给贴脸上。

   话说回来,九岁以前嘉德罗斯还是挺乖的。那时他家隔壁住的个叫玛格丽特的小姑娘,两个人一天到晚粘在一起。别说拉帮结派了,他连架都不怎么打。人小姑娘冲他弯了眉眼笑笑,小男孩立刻连人带心化作一江潋滟,哪还顾得上什么金戈铁马。而且他们俩家阳台挨得近,是稍微助跑几步就能跳到对方家去的距离。嘉德罗斯以前就天天往她家跑,熟悉邻居家跟自己卧室似的,连哪里有个暗道通向阁楼都一清二楚。

   后来玛格丽特搬走了,嘉德罗斯自己也去过一两次,还偷偷待在阁楼里掉过几颗金豆豆。

   但地球并不会因为还未萌芽就夭折的小小情愫停止转动,隔壁的房子也不会为了给男孩一个闲暇时的独处地点就永远空下去。


   所以我们就不得不说回格瑞了。因为嘉德罗斯第一次知道格瑞这个人,正是听母亲说隔壁搬来了一户新人家。

  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开头其实挺普通的。像所有新邻居会做的那样,格瑞的母亲带上手作饼干登门造访,顺便带上了刚上初中的独生子。

   那时格瑞还是个根正苗红的三好少年,虽然不爱戴红领巾,但至少没搞个现在的杀马特发型。银发服帖地贴着脸颊,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浸着初春的雪景,依稀可见明澈湖面里碎冰浮溺。声音倒是较同龄人成熟,他很有礼貌地说了阿姨好,视线从嘉德罗斯身上掠过,随即落在了空气中某个无意义的点上。

   嘉德罗斯就不一样了,他毫无顾忌地打量着对方,视线从他的白皙脸颊一直描摹到锁骨,露骨程度放在今天堪称视奸。他把别人从头到脚视奸了一遍,最后还颇为失望地得出一个结论,没有玛格丽特可爱。

   母亲对他无礼行径的呵斥全然未入他耳。小小的嘉德罗斯状似成熟地叹了口气,觉得这个人一点表情都没有,太没意思了,而且他也不可能和女孩子打架,真是毫无挑战性可言。于是他抬腕挥挥手,理所当然地转身上楼,我先回房间了。

   但是上天似乎不想让他一个人跑阳台上感时伤世搞夜来非。两位母亲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开口,正好,你俩去熟悉熟悉吧。

  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   其实吧,以格瑞的性格,他俩大可以平安无事地度过一个黄昏。可是嘉德罗斯是什么人,人送称号搞事小王子,平安无事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   他撑肘托着下巴望向格瑞,几丝金发顺着耳侧滑落,略有婴儿肥的脸颊上依稀可见探究神色,眸色是令人心生好感的纯粹。

   可与之对应的是,他说话压根没经脑子:“喂,我以前隔壁的女孩子比你可爱。”

   格瑞愣了一下,觉得这话很难接。一是他懒得去反驳对方,二是他也不想比女孩子可爱。但他还是秉着自幼便养成的良好教养,略一点头以示意听见了。然后接着看之前被嘉德罗斯随便丢在桌上的小说。

   嘉德罗斯有点不满,他觉得这个人贼没礼貌——他似乎是以为自己就很有礼貌了。于是他理所当然地补充:“明明是女孩子,为什么喜欢这种逊爆了的发带啊?”

   格瑞想你这个人有毛病哦。首先,他不是女孩子,第二,这个发带是他发小送的饯别礼物。

   “哦哦,”嘉德罗斯恍然大悟,“那个,叫什么来着。娘炮是吧!恩,那你朋友的品味真够逊的。”

   要是是十年后的格瑞,他只会淡淡瞥对方一眼,多少腥风血雨于眼神碰撞中逝去,干脆利落还不用收拾残局。但可惜的是,十三岁的格瑞还没有这个定力。于是他站了起来,眼神凌厉——他觉得嘉德罗斯贼没有礼貌,他决定回家去了。

   嘉德罗斯抬颌对上他视线,眼神一亮。

   “什么啊,原来你还挺爽快的!”他跟着跳起来,理直气壮地误解了什么。格瑞看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抬腕把袖子撩上去,尾音上扬,眉间神采显出高涨兴致。下一秒嘉德罗斯足跟砸上地面,震得老旧木板一声哀鸣,“来吧,格瑞!”

   这场简单粗暴的战斗止于被声响惊动而走上二楼的两位母亲。她们推开房门时嘉德罗斯正一口咬上格瑞的肩膀,而格瑞的还维持着踹人的姿势,就这么尴尬地静止在了半空中。

   据说事后嘉德罗斯挨了一顿胖揍,格瑞擦了半宿地板。


   格瑞本来以为这事也就这么完了。自那之后他看见嘉德罗斯就绕道走,倒不是怕,就单纯不想和这种一看就很麻烦的类型扯上关系。

   托这的福,他也确实过了一阵安稳日子。

   但人生是什么?不就是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的过程吗。

   我们说如果,如果格瑞知道就因为他每次见了嘉母都礼貌地问好,没事替母亲跑腿送点小礼物,对方就对他的好感蹭蹭地升,以至于在自家破孩子面前天天念叨夸奖,直接导致了嘉德罗斯烦不胜烦,干脆把格瑞拉进了红名单——他所谓的命定之对手的名单,目前只有格瑞一个人。并且从此无所顾忌地闯进自己平静的日常,擅自便将他生命的轨迹掰了个弯儿。

   ——那他一定见了嘉母也绕开半里路。

   可惜,人生没有如果。



—tbc—

评论(8)

热度(93)